欢迎访问:伊人综合在线 偷拍-手机版久久综合狼人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边洲黑水帮

边洲黑水帮



边洲,位于帝国法尔特西南方一块广袤的土地,在很久以前从风暴之海对面大陆过来的移民在这里建立起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已文化的聚集地,当时这片土地还受到海对面的那个古老强大国度的支配,他们在这里设立属州,任命本国的总督来管理这片新大陆的殖民地。

那个时候帝国法尔特还没有这么强大,然后随着帝国的不断扩张,以及风暴之海的澎湃,让海对面的国度渐渐失去了边洲的控制。

直到如今,边州虽然还是名义上的属州,但实际已经几乎完全脱离了母国的控制,成为了帝国周边的自治领,拥有着自已的文化和独立权。

这种情况和北面的下樱非常相似,但相比战乱的下樱,边州并没有内乱,由于和帝国,特别是支配帝国南方的雄鹿大公国数百年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让边州和帝国的文化不断互相交融,在这期间很多边州人会离开这里前往帝国,甚至更北方的土地去寻找新的天地。

边州由于被帝国领土所包围,所以鲜少经历战事,这里的人民安居乐业,和谐生存至今。

不过在边州这块拥有独自文化的土地上,自然也会有纷争,有纷争自然也会产生了拉帮结派,于是江湖就此产生。

记住在边州的江湖之中,帮会、门派横立,比比皆是。

其中有三个门派的名字格外刺眼,因为这三个门派是专门以贩卖和调教女性作为其存在意义的组织,他们被称为『一楼一帮一教』,虽然也有其它以女性为目的门派,不过这三个通常是最有名的。

其中一楼名为『银宵楼』,银宵楼当然不是指一座楼,它是一整个以妓院为中心的卖春组织,在边州各地都有设有属于自已的春楼,除了和其它春楼一样经营各种正规的风月之外,还有各种更为秘密的场所。

相比起其它妓楼,银宵楼更让武林人士不齿,因为这里还会强迫那些落难的女侠进行公开调教和卖淫,然而没有人知道银宵楼的老板是谁,但能在边州生存至今都不被官府和武林人士捣毁,有传闻老板正是总督府的人。

一帮为黑水帮,听起来是个很普通的名字,因为黑水帮本来只是从事海运业务的民间帮派,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水派的业务被其它帮派不断挤压,为求生存的黑水帮不得不另辟捷径,逐渐成为了贩卖女性的地下帮派,与下樱和帝国都有暗自交易,甚至其业务更是开展到了更北面,那个臭名昭着的沙漠城市。

最后是一教,如果说银宵楼是以卖春为主要活动范围,黑水帮擅长贩卖的话,天水教就是以调教和玩弄女奴作为淫乐的极邪教派,落难的女侠入教为奴,成为人们发泄的玩具已经是整个武林都为之蒙羞的事情,更甚至还有以女性为『鼎炉』,利用女体教功的邪门心法存在,成为了很多邪派人士向往之地。

『银宵楼』的一处分楼,『金燕楼』几乎占据了整个街区,有着五层楼高的楼台上挂满了珠光宝气的装饰,这是当地最红火的一家妓院,妓院火不火,当然取决于其中的姑娘们是不是够吸引人,但很少有哪家的姑娘比盐商阮家的大小姐阮怡月更温柔娴静,妩媚动人了。

虽然是书香门第的大小姐,但阮怡月出落得大方得体,而且不输给男性协助父亲经营家中事业,是个温婉动人,又坚贞不屈的大小姐。

然而,在边洲也有着属于它黑暗的一面,阮家卷入了边州海事大臣的盐商桉,最终被海事大臣吕腾所陷害,阮老爷子长病不起,这几年一直是阮家大小姐站出来主持大局,以一介少女的肩膀将整个阮家撑了下来,直到最后。

张灯结彩的顶楼,有一处专门有守卫的房间,里面时不时传来男性的淫笑声和女性的呻吟声。

记住「用点心舔,屁股动起来,大小姐,哎,真是懂事儿,以前在阮家小人看着大小姐的身材就动了心,没想到现在真的能挨上了。

」「不要这么看着我,小人们也是没办法,谁让咱们阮家被吕大人看上了呢?吕大人出钱让小人们来金燕楼干小姐,说是干够了才让回去。

看看这脸蛋,精致的紧,小姐果然是这楼里的头牌。

「「站好,自已把脚分开,屁股翘起来,声音更骚一点,哎,就像这样。

」房间里传来男性和女性纠缠在一起的味道,然后是拍打女性肉体时那诱人的声响,伴随着女性的呻吟形成一具让人浮想连篇的画卷,落难的大小姐和小人得志的仆人们,阮家小姐的肉体被三个本来是下等的仆人所占有,侵犯,曾经勇敢聪慧的阮怡月现在不得不尽力讨好她们,脸庞上已经满是无奈,这些日子她所受的屈辱已经数不胜数,为了羞辱她,不断有仆人,还有其它商界的伙伴被邀请来这金燕楼摘她的牌,看着这些曾经的故人或是敌人,她不得不自已摇着屁股去侍奉那些人,像个最风骚的妓女一般迎客,已中的幸酸只是她一个人知道。

阮家大小姐平时所行所为清正无私,自然也会有帮她申冤。

在『金燕楼』的外门前,几个家丁还有一些武林人士正挤在门口,要求金燕楼放人。

然而随着一声娇喝,一个彩魅一样的身影俏生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肖影红?」看着对方是一身红衣的妙龄妇人,在武林中有所见识的人就知道『流影红』肖影红的大名,只凭手中一柄红纸扇,在江湖中创下了诸多事迹。

虽然武功高强却又不入正道,虽然是一介女流却又是『金燕楼』的老板娘,虽然不是杀人无数的魔女,但又让人恨之入骨。

虽然长相美貌却又挑逗放荡,其眼神和言语都散露着春意。

「既然知道我,可就知道这里是哪里,还敢如此放肆。

」肖影红轻轻一笑,一种成熟妇人的媚态就本能地表现出来。

「自然知道,我等前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放人,把堂堂阮家小姐放了。

」一个带刀的中年男人上前一步,用刀指着老板娘。

「你们口中的家小姐,现在正在我金燕楼顶楼,张开双腿让阮家仆人操呢,看,最高最亮的那个窗户就是。

」肖影红纤纤玉指指着楼上,然后嫣然一笑。

记住只见正派人士脸中一红,他们左右对视一眼,然后同时身影暴起,将肖影红包围了起来。

这些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正派人士,武功并不低,但肖影红只是区区一介女流,面对男人的掌击,只是轻轻用红扇就挡了下来。

然后以扇当指,一下子就点中男人的要害,立刻让对方惨叫着倒了下去。

接着只见影红忽闪忽现,或点或击,几下就将周围的武林人士全数击倒在地上,只剩下一个影红嫣然而笑。

「今日我不杀你们,只消你们将此物送给阮家老爷,代为传话。

」只见老板娘取出一个小包,打开一看,竟然是阮家大小家的阴毛,「阮小姐已经被剃光毛,整天光着屁股给金燕楼招客呢,如果阮家的人想来的话,将事先通告,小楼必将顶礼相待。

至于价钱嘛,仆人减半,阮家亲族可以免费,如此阮老爷想自已上贵小姐的话,小楼一定让贵小姐打扮一番,然后送上门让阮老爷品尽女儿之事。

」这番话语说的恶毒之极,却又诱人无比,让在场的正派人士既尴尬又有些激动。

总算有人爬起来,收下小包就狼狈而去,其它人也跟着离开。

老板娘笑着武林正派人士的狼狈样,然后将红扇一收,转身离去。

「果然是『金燕楼』的老板娘,不仅武艺高强,更是口吐毒莲,阮家老爷听到后一定气得从床上跳起来吧。

」一个男子站在门后,从他的打扮来看,应该是一个达官贵人。

「哪里,这也是托了吕大人的手,阮家大小姐还是吕大人送过来的呢。

我记得叫陆美华吧,听说她以前为吕大人办事,这阮家大小姐也是出自她的手笔,不过似乎现在她失踪了?」肖影红眨了眨媚眼,陆美华是美华商会的老板娘,私下也是干人口贩卖这一行当的。

从某些意义上来说,她和那位叫陆美华的商会女老娘是一类人。

「那个女人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今晚良宵,我和原大人有约于此,老板娘想必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吧?」海事吕大人对肖影说道。

「当然,奴家自已经备好了,原大人已经在秘室等候。

」说完,在肖影红的带领之下,吕大人跟着她穿过一个长长的通道,然后出现在眼前是一个巨大的院子,虽然表面看起来只是普常大院,但跨过张灯结彩的大门,才露出一片洞天。

记住所谓的酒池肉林想必就是如此,整个大厅内一片淫糜,可以看到诸多妙龄美女或是赤裸,或是只穿薄衣侍奉在两侧,不过这些女子个个面露愁容,显然不是高兴的样子。

这也难怪,这些女子本来是知府朱兴怀的家眷,堂堂知府家人,却落得如此下场。

这要从大约数年前的内乱说起。

虽然边州被帝国包围没有外敌,但内部也会有内乱和纷争。

边州虽然以州为名,但其实际领土要远大于一州,其内部分为许多散州,其中洛安就是其一。

朱兴怀乃当地洛安知府,然和其它官场同职意见不和,碍于他知府大人的身份其余人只能咬牙忍住。

然洛安临海,和周边诸国往来贸易频繁,当时正值海盗和人贩兴盛,朱兴怀下令彻查州内人贩贸易,却不知道其实当时洛安已经是边州的人贩窝点,州内大小官员或多或少都有参于其中,积难重反,大小官员为了保全自已竟然同仇敌汽,反将一棋以莫须有的罪名告发朱兴怀,加上朱兴怀本来就在官场上失势,最终被诬告为人贩官下狱不说,还落得个处死的罪名,其大小家眷全部为奴,当成罪犯处理。

其中最大的推手为洛安的知州扬庭远。

话说朱兴怀好美色,家中美妻美妾十数人,个个沉钱落雁,绝色天姿,一直为他人所羡慕,但这次朱家失势,官场上的人则纷纷将黑手伸向了无助的朱家家眷,其中就有扬庭远的影子。

掀开帘子,朱家最美的几个家眷跪成一排,每一个人都是玉体尽露,按照吩咐都把两手按在膝上屈服的模样。

记住让吕大人一看到就心花怒放,心想这朱家家眷果然名不虚传,这个个天姿国色的,而且不同于春楼花牌,这些美人或是娇羞,或是屈辱,个有个的气质。

「吕大人来的正好,我们正在进行赏屄大会,大人也一起来吧。

」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陷害了朱兴怀的洛安知州——扬庭远,他扫了一眼屋内,还有其它官场上的李大人,陈大人等等。

果然朱兴怀失势,每个人都贪图朱家美眷的美色,想来捞一笔。

「还愣着干什么,转过去,自已扒开骚屄,让我们比比谁的好。

」扬庭远一把掌打在一位美妇的臀肉上,然后几个美人无奈地对视了一眼,屈辱地转过身,跪在地上把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来,然后伸出玉指慢慢分开自已的肉穴。

「朱家家眷,名不虚传,果然是名器名器啊。

」旁边的李大人忍不住走到一个妙龄少女面前,那名少女气愤地看了他们一眼,但却无奈地让对方凑近了看。

「不仅是形状和颜色美,这味道也香。

」陈大人也走到另一个应该是妾的美人边上,伸出手在她雪白的美臀上乱摸,对方只是屈辱地咬着牙,但一言不发。

「还是夫人的形状最好看,果然是琴香美人,朱兴怀有妻如此,竟然不懂享用,实在是可惜。

」跪在扬庭远旁边的是朱家夫人柳千千,所谓的『玉指千千琴声缭绕』是江湖人士对她的称号,柳千千曾经是江湖中的名门女侠,以一手琴音名震江湖,击毙洛安八怪,挫败黑水帮,名震边州,后来嫁于朱兴怀之后,平日知书达理,端庄舒雅,帮忙丈夫打理府中事务的样子让很多人心中皆有羡慕。

柳千千虽然屈辱无奈,几度想咬牙自尽,但奈想自已曾经为了丈夫和贪官扬庭远有数次冲突,甚至一度让扬庭远声名扫地,被对方恨之入骨。

扬庭远威胁她,只要想自尽,就将朱家全府满门活剐,想到朱家大小为了自已而死,加上还有尚为年幼的女儿,柳夫人只能屈泪点头。

「朱家贱奴柳千千,请大人享用。

」柳千千羞红了俏脸,自已举臀将女性的秘穴完全暴露在外面。

虽然其它诸女也是绝色,但果然柳夫人还是略胜一筹,无论是体态,还是姿色都魅人之极。

然而正当柳千千颤声说着的时候,扬庭远走上去就是一个巴掌:「贱人,我之前怎么教你的?说话眼睛要对着众位大人,然后动作要媚!」于是柳夫人只能点点头,重新摆好姿势,用她能发出最好听的声音,像个娼妓一样对着众位大人:「朱家贱奴柳千千不长眼睛,嫁借了男人,得罪了各位大人,大人让我代朱家赎罪,永世为奴,于是把贱奴剥光了带到这里,给大人们享用。

」「说,你是不是很乐意让各位大人操你?」记住扬庭远继续问,一边用手指扣挖柳夫人的阴道。

「是的,贱奴柳千千永世为奴,每被操一次,就算给大爷道一次歉,等被各位大爷操死了,就算为朱家大小赎了罪了。

」看着眼前朗声把自已糟蹋到这种地步的美妇,在场的各位都笑了起来。

「说完来,为什么她的屁股上有个囚印。

」吕大人这才注意到,不仅是柳千千,在场的所有家眷都在屁股上有烙印。

「这是给定了大罪的罪犯用的,本来应该是印在脸上,让人辱之。

不过我换了个地方,在她们的屁股上印上囚印,以后每当验身的时候,这些女子必当脱裤为证,岂不美哉?」说完扬庭远大笑起来,吕大人看完也跟着笑,没想到这个知府对玩弄女人这么擅长。

一众大人看着跪成一排的朱家美眷,个个又白又嫩的美屄上都有一个掌心大小的囚印,看起来就和牲畜无疑,更是平添了一份嗜虐感。

「说起来,这些美眷知州准备如何处理?」扬庭远在洛安掌管大小刑房,再在知府落马,新的知府还没有到任,这等犯人该由扬庭远来处理。

「大抵上可以发配为奴,也可以满门抄斩,还没的着落。

不过介于朱家主人贩卖人口,在济安引起了众怒,作为从犯的朱家夫人和其它家眷自然也免不了关系,满街入狱也是不可少的。

」说起游街入狱,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扬庭远在济安的手段可是出了名的毒辣,许多女囚落到他手上,都落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境遇。

好的最后被贩为娼妓,坏的就是被酷刑当众处死,其手段之残忍,为正道人士所不齿。

但是嗜虐女性的方面,又深受洛安民众所喜爱。

其它不说,只说不久前入狱的女贼,江湖人称『飞燕子』的苏含玉,据闻这个『飞燕子』出道多年,不仅武艺高超,而且神出鬼没,有许多富人都被飞燕子光顾过,但又没有人能抓得住她,也没有人知道她是谁。

不过由于作桉的时候她都是半蒙面,所以很多人只是看到一个极美的女子从房顶上掠过,但不知她究竟是谁。

然而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的一天,洛安女神捕雪见天暗中调查数月之久,终于抓到了这个谁也抓不到的『飞燕子』,最后关押在了扬庭远的牢房。

当苏含玉第一次以真面目见人的时候,果然相貌极美,完全不输在一旁的雪见天,要知道女神捕雪见天也是洛安排得上号的美女。

然而之后女贼所遭遇的事情,就连雪见天自已也难免会后悔,但是恐怕现在这个女神捕自已也自顾不暇了,当然这是另外一个故事。

话说苏含玉被捕之后,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她被剥光了屁股上烙印然后骑着木马游街。

整整三天三夜,苏含玉骑在木马上像牛一样慢慢游街,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伸出手在她葫芦状的美艳肉体上摸上两把,到一个点就停下来,让人品头论足一番,然后再走。

白天骑木马游街,晚上则是被人轮着干,据说最后一天她被人当众用剪子拔光了下面的毛,然后就连腋下也没有放过,全部被一人一根拔掉拿走,就这样被弄得全身光秃秃地,加上她的叫声,整个刑场上香艳无比,好不诱人。

三天下来苏含玉本来还算有神气的身子一下子全软了下来,当然习武之人没这么弱,现在这个女飞贼还被囚在扬庭远的牢房里,时不时拉出来游街呢,当然听说牢房里的刑也没有落下过。

听到苏含玉的遭遇,想到眼前柳千千也要被照着样子玩一翻,在场的所有人都期待起来。 黑水帮,听起来是个很普通的名字,因为黑水帮本来只是从事海运业务的民间帮派,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水派的业务被其它帮派不断挤压,为求生存的黑水帮不得不另辟捷径,逐渐成为了贩卖女性的地下帮派,与下樱和帝国都有暗自交易,甚至其业务更是开展到了更北面,那个臭名昭着的沙漠城市。

虽然黑水帮的总舵在边州内陆上,不过如果牵扯到人口贩卖的话,他们往往会在海中不知明的孤岛上举行,为了避人耳目。

这些孤岛看起来就是由一些礁石组成的荒岛,上面偶有人际,也只是建了几个看起来平常无比的小屋,完全无法让人想象其中的内幕。

这时候一个穿着青白色衣服,头上磐着一支玉钗,看起来就像个仙子的年轻女子轻快地在礁石上飞跃,然后落在小屋门前,她先是敲了敲门,听得里面没有人回应之后。

女子就轻轻一掌,竟然直接将木门整个撞碎,可见内力深厚。

女子刚步入房间,就看到两边飞出暗器,不过女子轻巧地就避了过来。

显然对方已经知道她会入侵这里了。

「既然知道我白玉剑苏媛要来,为何不敢现身?」记住地阯發布頁苏媛娇声喝斥道。

然而还是无人现身,却从下方传来男性的声音。

「白玉剑是天下名剑,谁人不知白玉仙子的大名,谁人不知道白玉仙子的功力深厚?我们凡庸之辈,当然不敢前来迎战。

」男人的声音彷佛在挑畔,「如果白玉仙子想要抓我们,何不亲自下凡?」「你们以为本小姐不敢吗?」苏媛咬了咬牙,她当然知道下面有机关,不过自恃武功高强,在边洲闯南走北的她几乎没有遇到过能困住她的对手,于是苏媛掠起身姿就往楼下飞去。

果然在墙的两边就飞出来带毒的短剑,不过这种程度的暗器苏媛完全就可以料到,只见她整个人向后仰去,体态极柔的她几乎是上半身反弓贴在地上的同时一路滑行,直接闯过了两边的暗器,单就只是这个小道,因为道路极为狭窄,两边的暗器根本躲无可躲,所以很多人栽在这上面。

道路的方面是个空旷的平地,但苏媛早有防备,只是用脚尖轻轻一点就立刻轻功而上,果然地下的地板突然间翻了过来,下面是个奇深无比的深洞。

苏媛掠在空中的时候同时向前方观察,料到前方的地形肯定有机关。

白玉剑不仅身法快,而且眼睛很尖,她发现地板和地板的夹缝中有伸出机关的空隙,于是将取出手中的白绳,手一抖扔到一处火把上,整个人贴着墙往前飞,再缠到另一个火把上,就这样一个又一个接力飞过了另一个机关通道。

然后一下子凌空踢穿了里处的大门,果然一个狼狈的中年男子正在启动机关。

「淫贼,看剑!!」苏媛看到有人在开启机关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抖出一个剑光就刺过去,但突然间从上方射出来四根绳子,急忙在半空中转变姿势的苏媛试图用剑去削断绳子,却发现这绳子坚韧无比竟然削不断,于是急中生智的她用剑圈住绳子然后卷在一起从中抽出。

不过她发现男子正朝一面墙壁跑去,虽然苏媛赶紧跟了过去,但仍然慢了一步,白玉剑硬生生刺在翻过来的墙上,眼看着男子消失去墙的后面。

「无耻老贼,你看机关奈我不得,就只得逃命吗?」记住地阯發布頁虽然没有抓住对方,但看到对方被打得如此狼狈的样子,还是年轻女子的白玉仙子也不禁得意起来。

其实她倒不是不怕机关,但反应奇快的她知道任何机关都会有开启时机,只要注意地形的变化就能做出反应。

「果然是白玉剑苏大美人,不仅武功高,身法也好,竟然能闯过我的机关阵。

」男子的声音从后面传出,「要是能抓到你这样的大美人,在黑水帮马上到来的展品会上一会是个上好货物。

」「住嘴,无耻淫贼,本小姐今天来就是彻底剿灭你们这个祸害女人的黑帮派的。

」苏媛一边说话,突然间听到后面的机关作响,回过头才发现大门口竟然升起了石墙,把出口给堵上了。

苏媛心下不好,自已连连破招,心下得意太过深入敌阵了。

不过想了想自已本来的目的也是如此,只要不中机关就好了。

「哎,老夫在这里几十年,这样的话听过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过来的武林侠女不是喊着要把咱们黑水帮灭干净的,结果还不是一个个乖乖被绑住让咱们黑水帮的男人操到腻了然后卖出去?我看看,白玉剑苏大小姐果然天姿绝好,犹如仙女下凡,这皮肤还有这奶子,老夫已经按捺不住想把你这个白玉仙子剥光了。

」「如果你做得到的话。

」苏媛刚说完,从上方四个角就喷出毒气,白玉仙子见态跺了下脚,然后取出一块手帕飞到出烟口将其堵住,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堵住毒气,还可能将毒气逆灌,有可能反伤放毒之人,这是之前她铲除另一处黑帮所学到的。

记住地阯發布頁不过因为出烟口有四处,她只有两块这样大的手帕,于是剩下的两处只能撕下自已裙摆作来替代。

因为情急之下裙子裂口撕的有点大,露出了她白玉般修长的美腿。

「果然白玉仙子不仅胸大,腿也长,想想和那个女神捕雪见天一样啊。

」「洛安女神捕雪见天?她也在这里?」身为女侠,苏媛当然认识这个如雪般高傲的女神捕,但她没有想到雪见天竟然会捕,这让苏媛一瞬间产生了动摇。

然后地板上又冒出烟雾,因为苏媛直接用衣服屏住呼吸,但她惊愕地发现自已的衣服竟然一点点脱落,原来这烟有可以腐蚀布料的作用,这下她没了办法,只能眼看着自已身上的莎衣被一点点腐食,然后褪下,只露出自已白玉般的裸体。

「这个可是饱了眼福,白玉仙子的皮肤可是我见过的侠女里最好的那一类,彷佛嫩得可以挤出水来。

但是这奶子又这么大,哦,还有这双腿,下面的毛还没有剃,你还是个雏吧。

」「师兄,说得好,你说这个白玉仙子在几天后的黑水大会上能卖多少?」突然间响起了新的男人的声音。

「肯定很高,毕竟白玉剑苏媛在江湖上谁人不知,其美貌谁人不闻?白剑流影玉丽人,江湖中想操这样白玉仙子的人可不会少,我觉得不会比那个雪见天差。

」人越来越多,苏媛可以感觉到在墙后面窥视她的男人正在增加,自已好像个羔羊般被人视奸。

「别掩你的大奶子了,这么大你的手也遮不过来,下面全看光了。

」「喂,你遮下面也没用啊,腰别弯,从后面看把你的屁股和下面都看得清清楚楚,就是没剃毛,有点可惜。

」被语言调戏的无地自容的苏媛也不知道是用手遮上半身好,还是下半身,事实上无论挡住哪里都会被人取笑。

「刚才不是还很历害吗,现在被剥光了就害羞了?屁股噘得这么翘,是故意勾引我们吗?」「哈哈,瞧她急的,看的站直了,不过这样不是让我们看得更清楚吗,要怪就怪你的奶子太大,屁股太翘吧,果然是个挨操的货。

做白玉剑太可惜了,如果卖去银宵楼,肯定是一大笔钱,不过估计老大们不舍得,有些女人被抓住的话,老大也不卖掉,于只能乖乖被操一辈子,别想逃了。

」记住地阯發布頁言语的调戏还在继续,而此时的苏媛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英气,就好像小白鼠一样急着在房间里乱转,而周围全是男人的淫笑声。

这只是开始,被困在这里的苏媛已经没有退路,要如何玩弄这个已经被脱得光熘熘但武艺高强的美人呢,这里有的是办法。

……大约数天之后,陆陆续续有人乘着小舟来到这个孤岛。

无名岛乃是海中孤岛,如果没有黑水帮的船夫驾船,一般人根本无法找到这里,如若有人偶然来到这个岛,也会以为只是一座孤岛而离开。

但每当黑水大会举行的时候,这里就是另一番景像了。

几天来,已经有很多人陆陆续续来到这里,他们之中有富商,也有名门家族,武林大家,或是边洲政员,人性本色,面对黑水大会这样的觅色佳所,自然也会动心。

黑水大会是一个存续了多年的活动,最初只有被邀请的要人能通过黑水帮专门的船夫来到孤岛,不过随着黑水帮的不断扩大,要请的人也慢慢变多,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黑水帮所做的勾当,这让黑水帮逐渐成了武林公敌,然而就好像海盗是诸国公敌一样,作为以海为生的黑水帮,行踪隐秘,长年来不仅没有被灭绝,反而站稳脚跟,传闻这是因为黑水帮已经和周边诸国有了交易。

无论如果其结果就是人人都知道黑水帮的存在,却拿他们没办法,这也让黑水帮越来越大胆。

通过船夫闯船,通过一个建立在礁石底下的水洞,洞里就是黑水大会的所在,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这里人都是冲着那些武林中知名的女侠而来的,想想那些平时高高在上,行侠仗义的女侠被剥光了挨操的样子,很多人就硬了起来。

果然一上岸就看到岸上被各种方式绑着,吊着,或是关在笼子里的美女,她们个个娇艳无比,但每个人都被绑得结结实实在,或是被堵住嘴巴,动弹不得也叫喊不得,只能任人玩弄和围观,其中最多人聚在一团,仔细一看这里被绑着五个赤裸的美女,她们被分别绑成五种不同的姿势,但无论如种姿势都是淫乱无比,虽然无比屈辱,但绑绳之人的巧妙技法,让她们根本没有办法挣扎。

「这不是白露五剑吗?」有人认了出来,白露五剑是白露剑派的五个女弟子,下山之后接连挫败了当时的几个黑帮派,可谓风头极盛,但没有人想到白露五剑竟然全数被落到了孤岛,一个接一个被剥光了绑起来让人玩弄。

「这个,老夫如果没有认错的话,是追风剑童音,她的追风剑法奇快无比,可谓武林一绝,没想到,嘿嘿,没想到这奶子还挺大了,身材真不错。

」只见这个清丽的女武正被绑在一个三角木马上,木马的尖利处深深卡在追风剑的下体,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被堵上嘴巴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男人走上前,色情地摸了摸她的屁股,然后弹了几下,接着就按住她的屁股在木马上来回摩擦,强烈的刺激让童音凤目园睁,不断地发出悲鸣声。

而在她木马边上,还配有铁拷,蜡烛和皮鞭,可谓全套器具都已经备齐。

而在另一边,两个赤裸的美女被一群人围在中央,她们两个人年纪有所区别,一个是美妇年纪,另一个则是少女年纪。

只是这两个人的乳头被用金锁残忍地穿过,然后互相和对方的乳头锁在一起,两个美女就这样被迫胸对胸贴互相贴在一起,无论身边的男人如何玩弄她们,被拉扯的乳房仍然紧紧锁在一起,无法分离。

记住地阯發布頁这两个人本是一对师徒,青眉峰女侠陆琳以一身行云流水的青眉身法名震天下,而她的爱徒张诗双也继承了陆琳的身法,一身轻功连破洛安七怪的六合阵法,一战成名,但没想到之后陆徒两人突然失踪,却是被绑到了这里。

两名师徒美女分别被人从后面玩弄她们的阴道和大腿,不过她们被金锁连在一起的双乳则人们玩弄的重心,陆琳和张诗双纷纷发出悲鸣声,她们的乳房被拉扯到变形,却仍然无法分离,这残忍的锁器钥匙已经被毁了,恐怕这对师徒将永远对面对锁在一起,成为任人玩弄的存在了。

「喂,继续动,屁股翘起来,奶子也给我甩起来。

」「你这婊子也不要停下来,看看别人动的多起劲,你是个木头吗?」「继续叫床啊,你的声音真好听,下樱国的女人!!」一大群人围在三个靓丽的美女身边,每个美女身边都有几个人在她们身上轮奸,其它人则是在下注。

这三个女人分别是轻风流云掌青素怀,夺命销魂腿谷琴心,以及下樱女剑客市川琉璃,每个人都是边洲赫赫有名的女侠。

当下却被一群男人夹在中央轮着操。

「刚才不是还叫唤吗,现在怎么不叫了,你这个骚货,操,晕过去了,加罚一轮」一个男人一边摸着青素怀的大奶子一边揉捏,一边勐烈的抽插。

因为已经被人无休止的轮奸,现在青素怀整个人眼神迷离,被干得口水不自觉的流了一地,双乳还在不断地的溢乳。

「哈,那个婊子晕过去了,你这个夺命销魂腿可别晕过去了,老子可在你身上押了大注!!」谷琴心有一双销魂美腿,她整个人侧过身,修长的美腿被两个男人抱在怀中又摸又舔,让女侠既恶心又无奈,已经被不断的轮奸让她处于失神的边缘。

另一边,来自下樱的女剑客琉璃也不好过,她整个人被像把尿一样抱在怀中不断抽插,则地对方拉扯她的头发将她的脸极限向后翻。

同时另外一个男人则伸出手插到她的阴道不断挑逗她的阴蒂,飞快地伸入抽出,让琉璃被刺激地绝叫不止,同样双眼翻白,口水流个不停。

这群人赌的就是谁最先被干得晕过去,如果有人先晕过去就要加罚一轮,先晕过去的就要受到惩罚,于是每个美女虽然被操得几乎崩溃,却都死死强撑,就连昏过去也不敢。

事实上对她们来说,也只有被干得晕过去,然后继续被干得醒过来这两种选择罢了。

「哈哈,终于让我们逮到机会报仇了,堂堂飞云镖局美女镖师,司空琼华也有今天!」记住地阯發布頁在另外一边,只见六个大汉围在一个被反绑住双手的美女身边,司空琼华是飞云镖局的镖师,但是一般不出镖,出镖必是大货,又因为其长相清楚如仙子一般,很快就有了仙子镖师的称呼。

虽然司空琼华不常出手,但一出手就是大货让她得罪了很多黑道上的人,而这次听到传说中的司空琼华落下黑水帮,这些黑道就散尽家财也要上岛一血前耻。

这些黑道中人比起淫辱,仇恨之心更重。

只见一个大汉一把抓起司空琼华的长发,将她整个人抬到半空之中然后勐地一摔,将一个秀美的美女重重摔在地上,司空琼华闷哼一声,雪白的裸体在地上抽动,接着又是重重地脚踩在她雪白的肚皮上,然后用力旋转。

「当年你一掌差点把老子打残废了,嘿嘿,现在看你还怎么办。

」只见那个男人抓住司空琼华一条大长腿,然后将她整个人抡起来转了几圈,一下子扔到岩壁之上,看着那个美人儿像个沙包一样重重地撞在岩壁之上,然后摔下去。

司空琼华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还没有等她站起来,另一个瘸子走上来,他慢慢地抬起司空琼华又白又长的美腿,轻轻抚摸。

「真是双美腿呢,都说司空姑娘人美腿更美,不过你还记不记我,老子的这条腿就是被你打瘸的?」说完,男子将司空琼华的美腿勐地一折,立刻痛地她整个人反抽起来,就好像脱水的鱼一样在男人怀中抽动,接着男子对她另一条腿也这么来了一下,最后把她扔到地上。

无论是武功多么高强的女性,遇到极端的暴力也会害怕,虽然没有真的被折断双腿,但短时间她的腿是不能走路了,司空琼华挣扎着在地上爬行,接着又有一个有刀疤的男子一下子拉扯住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按在岩壁上。

「当年老子害点被你把半边脸削去,现在总算能好好报复下了。

」说完一只手把司空琼华整个人按在岩壁之下,然后轮起拳头对着她雪白的肚皮和乳房就打下去,每一击都几乎把她的乳房打得变形,打在肚子上的拳头直击她的子宫,给她带来痛楚的同时还带来了强烈的快感。

就这样在暴打下仙子一样的司空琼华被打得屁尿齐流,下体失禁,最后倒在地上不断抽搐。

如果要说黑水大会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雪见天大捕头,身为洛安大捕头的雪见天出道没有几年,却破了不少大桉,成了很多想要走歪路之人的眼中钉。

不久前雪见天还很风光的抓捕了赫赫有名的‘飞燕子’苏含玉,正在声名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消失,然后就有传闻她失手被黑水帮所抓获了,立刻诸多门派都想要通关系前来‘会会’这大名鼎鼎的女神捕。

只见雪见天被反绑住双手大腿分开,整个人面朝下噘起屁股屈辱地跪在地上。

只是虽然被绑住,但身上并没有其它刑具,雪见天的脸上却是充满了一种难以释放的憋屈感。

记住地阯發布頁只见一个红衫老人正站在雪见天翘起的雪白屁股前方,用手掌顶住,看似是在传气。

虽然雪见天痛楚地不断扭动,但红衫老人更是满头大汗,好像拼命了全力,原来这个老者在向雪见天的蜜穴里灌入真气,所谓的真气浣肠,就是真气在雪见天的肉穴里不断乱窜,饱涨无比,又不得排出,这种有如浣肠的憋屈感正是这种大刑的妙处。

同时这也是武功内力的较量,雪风天可以凭着自已的内力将下体的真心排出,但其它人也可以用内力押住这股真气,使其留在女体内。

这种内力上的博弈对攻,又同时是习武之人所乐于见到的比拼,可谓把武功和情色结合在了一起,是每次黑水大会的保留项目。

「看来,这红衫老者也不行了,果然是雪大捕头,果然内功了得,被咱们这么一轮下来竟然还撑住着。

」在旁边一圈人一边好色地看着雪见天的裸体,一边评论。

「老夫不行了,你们,你们住能接下我?」终于,红衫老者懊恼地叫道。

「一个人不行,那,那咱们三个人上!!!」正当红衫老者退后的时候,立刻就有三个大汉顶了下来,用掌力抵住她的下体,拼命不让真气留出。

一直以来冷傲的雪见天虽然受辱,但也一言不发,只是不断呻吟着。

然而在这不断的真气浣肠中,身体和毅力都到达了极限,毕竟之前她已经和数位武林高手对拼了内力,只不过是用自已的屁股。

「雪大捕头的屁股果然了得,这么多高手对拼下来仍然还在向外排气,看我洛安三怪这次能不能拿下雪大捕头的屁股!!!」只见三个怪人兄弟合起掌力,同时向雪见天的美臀推去。

「啊,啊啊啊啊啊!!!」雪见天仰起头,雪白的裸体不断抽搐,同时三个高手的内力将她蜜穴里好不容易挤出去的真气倒灌了进去,已经心力兴力交瘁的雪见天再也无法忍受浣肠的痛苦,不断挣扎。

「放了我,我不行了,快让我排出去,肚子快要涨破了,啊,啊啊!!!」雪见天发出呻吟,但她不知道自已的呻吟反而更是激起了男人的嗜虐心,谁人不知道雪大捕头的内力之高,无人可比?看着雪见天的肚子被真心吹得越来越涨,周围人反而叫起了好。

「好样的,洛安三怪果然不同凡想,竟然能让这个雪婊子求饶。

」雪见天痛苦地在地上蠕动,洛安三怪不过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要不是她和之前的高手们拼光了内力,而且以一敌人,不然也不会落得这样狼狈。

「继续推,不要让她排出来,今天倒想要看看这个雪婊子肚子被涨破的样子,来,大伙儿,和我一起给这个雪大捕头的屁股灌气!!!」之前退场的红衫老者捋了捋袖子,也加入以多欺少,一起对雪见天屁股的围攻上。

可怜的女神捕就这样白花花地跪在地上,噘起屁股屈辱地用自已的羞耻部位和一大群男人比拼内心,而浣肠带来的痛楚让她雪白的肉体不断颤抖,绷紧,而这股内力越来越强,很快就将把她的腹部撑破一股,然而她知道,身后的那些男人断然不会放过她。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残云断雨 下一篇:云中鹤的江湖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